在旅行路上遇見最真實的自己

通過旅行存在我腦海裏的許多經驗、知識、畫面、獨特視野,可是再多學位再多工作經驗都換不來的人生的閱曆,所以真的要趁年輕,通過旅行多翻翻世界這本大書。

03.04.2020.

探究塞爾維亞斯特凡一世

斯圖德尼察修道院就是最重要的一座,塞爾維亞許多企業登上王位的人我們都曾因為在此過程中留下一個自己的印記,斯特凡·尼曼雅一世也葬於此。修道院裏的教堂已經遍布濕壁畫(Fresco),濕壁畫藝術起源於13世紀的意大利,是文藝文化複興中國之前發展興盛於歐洲的繪畫活動形式,在牆壁上抹上灰泥再刷一層石灰漿,趁石灰漿未幹時,用清水拌上幹粉顏料,繪制於牆壁材料表面出現潮濕的灰泥上形成的畫作。泥灰幹透後顏色和牆壁之間就會產生永久的融合結合在一起,壁畫經久不壞,但由於技術操作能力極為嚴重困難,要求以及畫家通過用筆果斷選擇而且學生准確,後來他們就被西方油畫所取代了。

斯圖德尼察修道院

聖尼迦修道院的教堂,有著800年的濕壁畫,令人歎為觀止。
塞爾維亞語貨幣是“第納爾”,本地單元被“DIN”,人民幣比大約為1:15。在任何一個國家的資本價格相對有點高,如果在貝爾格萊德吃飯,大約幾十人均-一百多萬元就可以大吃一頓。如果你走在路上隨便買比薩餅,這是不到10元。其他城市及村莊比起來更便宜。

值得我們一提的是:位於貝爾格萊德市中心米哈伊洛大公街上的塞爾維亞國家發展銀行舊址可以通過免費參觀,不需要其他任何預約登記和費用。如今社會裏面工作已經逐漸成了自己一個中國博物館,展出了塞爾維亞各年代的貨幣。

銀行最有趣的是,有自己頭像的第納爾可以免費制作,然後可以打印照片等。當然,價格水平總是比較高的,塞爾維亞和一些第三世界國家比那叫酒吧,即使在國內,一線城市和三四線城市的價格也不一樣啊。

由於塞浦路斯(南)長期兩國之間的友誼,不僅在塞爾維亞,巴爾幹國家,絕大多數當地人是友好的中國遊客。我在2017年去了,然後去堵塞這個國家是不是有很多中國遊客。我在擺攤賣紀念品的奶奶貝爾格萊德卡萊梅格丹城堡門口見面,她穿的是塞爾維亞民族服裝,笑容如陽光燦爛的日子。

貝爾格萊德碰見的另一位社會老人讓我印象更深刻:那天我們早上出來在市中心的米哈伊洛大公街上,我一個發展中國進行面孔挺顯眼。老人用中文老師和我自己打招呼驚到我了,他跟我說,他1960年就來過北京,在北大學生讀了大學一年學習中文,又在美國醫學院學了五年中醫,現在在貝爾格萊德和阿爾巴尼亞地區居住。遺憾的是,後來他們沒能及時再去分析北京。